访日特别训练


 牟家玥、郑芸、堀江升三位同学到福冈祥平塾道场练合气道。三位同学考升级审查都合格了。

我的日本之行 郑芸 

8月2号
  早上十点和牟家玥一起抵达下关。一出海关就见到土居熟悉的笑脸,倍感亲切。游览了下关的几处名胜,午饭后我们径直驶往别府。在土居家门前,见到了久违的中出口老师和堀江,简直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没有啦)




  晚上住在一家有点类似疗养院的民宿,里面还有温泉!洗尘宴回来后两个女生东忙西忙,再泡泡温泉,直到两点才睡。
  非常遗憾的是今天没有锻炼。

8月3号
  早上六点半起床,因为八点越智夫人就来接我们去吃早饭,然后去汤布院玩。 非常漂亮的小镇,许许多多精致的小店,有点像上海新天地的放大版,也是时尚年轻男女热衷的去处。当然,东西也很贵。
  回来的路上大家都累了,东倒西歪的睡了一车。在越智家看了一会儿我们演武会的录像,就出发前往日出道场了。
  别府道场包括了四个道场:别府道场、日出道场、汤布院道场和国东道场。今天去的日出道场规模比较大,水平也比较高。七点至八点是少年部的锻炼,其实更多的是儿童。有的孩子刚上小学,练合气道的时间比我们还长,一招一式有模有样,非常可爱。中出口老师是最受欢迎的指导员,道场内总是笑声不断,最后做UKEMI的时候只见一大群孩子欢叫着朝他冲去行礼,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八点至九点是成人部的锻炼,有很多的黑带,气氛严肃了很多,强度也很大,加上天气闷热,用汗流如注来形容决不为过,相形之下北大的锻炼简直可以说是悠闲的。锻炼了约半小时后,指导员突然宣布让我们三人作一次考试的演练,结束后让大家提意见。只见各位高手频频发言,我和牟家玥则大眼瞪小眼,绞尽脑汁猜测他们在说什么。还好接下来就是根据大家提的意见进行锻炼。收获颇多。
  晚上我和牟家玥搬到了中出口老师在日出的家,但因为中出口老师弟弟一家还没离开,堀江还是住在土居家。
  

8月4号
  早上起床后终于看到了中出口老师弟弟的三个孩子,一个七岁的男孩,两个五岁的龙凤胎,揉着惺松的睡眼,用不甚标准的中文对我们说“早上好”。原来这就是昨晚他们妈妈问我们中文的原因,真的非常感动!
  去别府接了堀江后,我们出发去往熊本县的阿苏火山。沿途风光绝美,处处牛马,虽颇有点睡眠不足的感觉,美景当前,还是眼前一亮。阿苏火山是非常著名的风景区,游人众多,西方人也不少。午饭在中出口老师的大力推荐下点了当地特色——马肉寿司,入口竟然异常鲜美滑嫩,比起通常的生鱼寿司毫不逊色。
  下山后,我们直接驶往今天锻炼的道场所在地——汤布院。途中我曾试图与牛牛作亲密接触,熊本的黑牛很不给面子,我稍一接近就撒腿狂奔;还是大分的黄牛好,不但随意让我拍照,还温驯(或是饥饿?)地舔了我的手,简直让我受宠若惊。
  离锻炼尚有一段时间,中出口老师早有准备,拿出脸盆和毛巾,大家洗温泉去也。别府的温泉特别有名,温泉浴室到处可见,一般收费非常低廉,生活在这里真是幸福啊。
  汤布院的道场只有少年部,锻炼时间为一个半小时。越智先生和土居也来了。指导员佐藤先生昨晚在日出道场一起锻炼过,是唯一的成年人,他的两个女儿也在此练习合气道。带领孩子们做准备活动的宗圆会未小姐虽然只是高中生,但从幼儿园开始,已练了十几年的合气道,她在汤布院道场的资格,甚至比佐藤先生还老。



  锻炼结束后,大家一起去了佐藤先生的家——又是洗温泉!佐藤先生的家非常大,是一个数层的小别墅(晚上看不真切,而且好像是复式的),自己走绝对要迷路。底层有一个相当大的温泉浴池,可以二十四小时享受天然温泉。实在太羡慕了!
  今晚堀江也搬到了中出口老师的家里,我们四人喝啤酒、吃点心、聊合气道,十二点才睡。
  

8月5号
  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
  下午快三点了我们才出发去国东的海滨,虽然没有游泳,还是玩得很尽兴。然后在临海的一个酒店里洗温泉,忘了是几层,总之温泉的一面全是透明的落地窗,套用一句房地产广告语:“无敌海景尽收眼底”。
  今天去的国东道场是历史最短的一个道场,成立比我们协会还晚,成员也最少,只有两个成人小崎和榎本不到十个孩子,中出口老师每星期去教一次。该道场的小崎小姐人非常好,还送了我们一个大西瓜。
  日本的教育设施真的很好,汤布院、国东道场其实都是学校的体育馆,馆内还有剑道、柔道或空手道的练习,无论多小的学校都有这样的场馆,想想我们的条件,唉……
  

8月6号
  今天的早饭没有再吃米饭,换成了面包,也很好吃。
  因为牟家玥明天就要离开别府了,所以中出口老师的妈妈和大家一起去别府市中心的商场给她买礼物。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别府道场的佐藤小姐(和汤布院的佐藤先生没有亲戚关系),她正就读高中,今年十月也要来北京。
  下午中出口老师要工作,把我们交给了土居,由他带领我们参观别府著名的八个“地狱”。日本人心目中的地狱可也真是奇怪,在我看来不但奇特壮丽得很,有几处还颇似仙境呢,不知是不是人工修饰的关系。不过人工建筑与自然景观可说是浑然一体,让人没有丝毫不舒服的感觉。











  晚上在别府道场的练习终于让我有了累的感觉。指导员中岛先生素以严格著称,前一个小时的少年部还好,后一个小时的成人部黑带众多,强度加大,尤其是最后的UKEMI,我不知好歹地找了中岛先生,虽说只是他只是坐在TATAMI上做单手抓的呼吸摔,但力量极大,还强调让我用力抓他的手腕(当然从手势猜的,只能照做),我都快被甩到跪坐的学员中去了。一鼓作气做到29个,第30个我几乎是顺势软倒行礼的。
  锻炼时惊喜地发现有位初段的奥部先生居然会说中文,中文居然还说得很不错。原来他是关西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今年九月还要来北语留学半年。到时我们又多了一位指导员啦。



  明天就要去福冈了,晚上大家多聊了半个小时。非常期待和兴奋,但还是一倒下去就睡着了。
  

8月7号
  中出口老师要工作,所以只有土居和我们三个一起去福冈。越智夫人也去福冈办事,我们会在道场碰面。
  福冈离别府并不太远,走高速公路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作为九州最大的城市,福冈果然一派繁华的景象,高楼林立,行人众多,人们的衣着打扮也更为入时,但对我来说,反而不如别府的小镇来得清新可人。
  午饭后稍作休息,我们就前往祥平塾本部道场拜见菅沼老师(土居事先已打电话确定菅沼老师在本部道场)。看到那座在VCD(《祥平塾基本编》)中出现过的小小白色建筑时,我竟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已经不由自主开始激动起来。 一进门,就听到了感应器发出了几声悦耳的脆响,一位光头先生随即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后来我们得知,这位我原以为是道场杂务人员的藤冈先生是合气道五段,菅沼老师新收的内弟子!在藤冈先生与土居寒暄的时候,过道上走来另一位先生——啊!是中村先生!!样子和VCD上完全一样,感觉更温文尔雅。他朝我们礼貌地一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过去。
  还没等我平静下来,我们就被迎进了小会客室,里面赫然坐着——菅沼老师!!!左边沙发上还有一位戴眼镜的西田先生。菅沼老师非常亲切,看起来比VCD上要瘦小一点,但很有威严。谈了一会儿话,他就起身去隔壁房间了,让我们在会客室休息。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审查定在了明天下午,而非原定的今晚。

  趁此空档,我们(除了牟家玥,她总是不够睡)连忙参观本部道场。道场分两层,第二层除了楼梯口很小的杂物间及旁边的洗手池外,整层都是锻炼场地,大概有一百平方米。一楼则是办公室、会议室、更衣室、厨房和习字室——没错,菅沼老师同时也是书法老师,他刚刚就是到隔壁房间练书法去了。不知为何,日本人觉得中国人都应该会书法,只是我和牟家玥都没学过,只好让他们失望了。回去后得打听打听协会里有谁写得一手好书法的。
  至于厨房,我一开始也觉得很奇怪,难道真有人住在道场里吗?土居解释说这只是举行一些活动时的需要。这时,藤冈先生拿着土居送的西湖龙井走了过来,向我们请教应如何泡茶,给菅沼老师品尝。我的冷汗霎时冒了出来:在国内除了出去吃饭,我是从来不喝茶的;家里来了客人通常也不是我泡茶;对茶道更是一窍不通,况且茶道用的好像不是绿茶吧(我还知道龙井是绿茶,真不容易),这叫我如何泡起?牟家玥倒是有位爱喝茶的老爸,只是还没开始培养女儿的兴趣呢。逼上梁山也不过如此吧,我们两个臭皮将只好战战兢兢地捣鼓了半天,把茶恭恭敬敬地端到菅沼老师跟前。还好菅沼老师并没有露出明显的皱眉等表情,我们也就假装茶还泡得可以了。
  离锻炼还有半小时左右,我们换好道服,上了二楼。已有几位会员在TATAMI上了。过了一会儿,越智夫人和她的朋友正代直美小姐也来了,今晚和明晚我和牟家玥会住在她家。不愧是本部道场,特别注意讲究礼貌,会员上垫子之前都会向已在上面的人行礼并大声说“晚上好”,别人回同样的礼。在别府的道场大家也打招呼,互相问好,但并没有要行跪礼这么正式。看来还是晚点到的比较好。
  今晚的锻炼六点半开始,七点半结束,由菅沼老师亲自指导。之前土居向我们强调,老师说了开始练习,行完礼后一定要马上找对手。我还奇怪他为什么要特别指出,在北大和别府我都很主动啊。但对练一开始我就明白了:如果在两秒钟(没有夸张!)内你没有找到对手,你就再也找不到了!除了你,每个人都已开始练习,那种被抛下的感觉实在可怕。我就试过有两次稍一迟疑,或想找的对手离得太远被人先抢走而被抛下。幸好还有越智夫人“收留”了我,和她的对手三个人一起练习。由此可知本部道场的训练之紧凑、强度之大。
  锻炼时的氛围也非常肃穆。开始和结束时大家都坐得整整齐齐,成一条直线;正坐就是正坐,身体不会歪歪斜斜或向前倾;练习时没有人嬉笑打闹,老师对某人作单独指导时,不但他的对手立即正坐,旁边的人也会停止练习,正坐观看老师的示范。这些都是我们协会做得还不够的地方,菅沼老师来之前得一一改进。
  今晚练习的大多是学过的基本技巧,但和高手练习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可惜菅沼老师没有对我单独指导,也就没有和他练习的机会,真是遗憾。
  练习结束后,大家立刻开始打扫卫生。先是用扫把清扫垫子,同时两个人洗抹布,大家排队领取,然后擦垫子。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就清理完毕。回去的时候照例在门口行礼说“谢谢”,若要留下来再自习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
  土居和堀江住在祥平塾会员竹下先生工作的旅馆,不过大家先一起去正代小姐的家吃晚饭。正代小姐的丈夫Thomas是加拿大人,为了学习合气道来到福冈已经一年了,之前在温哥华的道场锻炼。今年十月初菅沼老师也要去那个道场举行讲习会。他的人非常好,我们的道服,加上正代小姐的共五套,都是他帮忙洗的,真是名副其实的“Mr. Dougi”。这在日本实在不多见,连越智夫人也说“人人都觉得Thomas对正代小姐太好了”。
  

8月8号
  早上六点起床,参加祥平塾福冈道场七点至八点的锻炼,还是由菅沼老师指导。福冈道场是原来的本部道场,所以比较旧,是一座单层的木建筑。锻炼开始后,菅沼老师像昨天那样,先让我们四人出列,由土居作介绍。我偷偷瞄了一眼眼前坐得笔直的一众会员,终于明白了先前那种怪怪的感觉:这次锻炼除了我们三个,全是黑带!昨天虽然也是高手如云,好歹还有几个白带;现在眼前都是飘来飘去的HAKAMA,还真有点不适应。好处就是:根本无需挑对手,只要注意别和自己人坐一块就行了。
  这次锻炼的人普遍都较年长,和几位伯伯级的高手练习过后,终于碰到了一位年轻人。咦,大帅哥呢!再一看,道服上两个大大的字:“菅沼”,哎呀呀,是老师的儿子菅沼克彦!没想到真人那么有型,头发也长了好多,难怪我没认出来。
  锻炼结束后,我们回到了正代小姐的住处,吃了早饭,准备休息一会儿再去参加本部道场十点三十分至十一点三十分的锻炼。早上穿的道服已经湿透了,只好穿昨天洗了还没干透的道服。早上这一套也来不及洗,直接晾到架子上等下午再穿。
  很不好意思的是,补睡有点过了头,赶到本部道场时练习已经开始十分钟了。这次锻炼的指导员是菅沼克彦先生,大概是时间段的关系,参加者大部分是女子(估计是主妇),还有一两个少年部的。中村先生也参加了,我还主动找他练习了几次。他非常地和蔼,我做三教时见他没反应,奇怪地停了下来,他还笑眯眯地鼓励我说“Douzo(请)”。
  结束后,大家还在垫子上铺上席子(很像中国产的),围在一起吃西瓜。据说是菅沼老师请的呢。
  中午去了市中心博多(区),烈日下在街道里饥饿地穿行,终于找到了一家拉面店(博多的拉面很有名),吃了一碗拉面。然后去拜访土居和堀江投宿的旅馆经理,竹下先生,接着找了一家咖啡厅,填完审查申请表,回去拿了道服,也没时间喘口气便直奔福冈道场。我们的计划是五点参加少年部的锻炼,六点审查,然后继续参加六点半至八点成人部由菅沼老师指导的锻炼。
  这次的少年部其实应该叫儿童部,很让人眼红地由菅沼老师和藤冈先生指导。孩子们都很可爱,有个小男孩连门牙都没有,笑起来特别好玩,喜欢在地上滚来滚去,腰带也松了,衣服也开了,藤冈先生还亲自帮他系腰带。
  不过我们并没有机会和孩子们练习。刚刚做完准备活动,菅沼老师就宣布开始我们的审查。虽然演练过几次,真正到了要考试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紧张,尤其是堀江先考,越看反而越紧张。还好我和牟家玥的受方分别是土居和越智夫人,而不是象越智先生那样块头的人。菅沼老师对我们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吧,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连日来的锻炼真的非常累人,堀江和牟家玥的脚都磨破了,我的大脚趾也起了一个小水泡。休息也不充分,尤其是今天,从竹下先生那里出来我就饿了,撑到晚上锻炼快结束已分不清是饿还是累,总之是手脚发软,浑身乏力。所以听到我们被邀请参加纳会时,我不禁双眼放光:有吃的了!(罪过啊)
  纳会其实就是我们的期末交流聚餐会,各个道场都会定期举行,昨晚是本部道场的纳会。不过纳会一般不去外面的餐厅,会员里的好厨师可多着呢。道场打扫干净后直接在垫子上放上矮桌,长长一字排开,各种食物和啤酒流水价送上来,主持人宣布干杯后便可以开吃了!
  吃到差不多了,开始交流环节。首先是菅沼老师讲话,然后最近升级升段者发表感想,最后大家随意发言。土居也发言了,但没想到我们三个也被要求说几句。还好吃得虽饱,舌头倒没打结。堀江的中日翻译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发完言,没等纳会结束,我们就告辞了。   换下道服,大家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后来土居告诉我,在座就有好几位七段呢。


  

8月9号
  早上还是六点起床,参加七点祥平塾高砂道场的锻炼。这也是我们在福冈的最后一次锻炼。一进道场,我就东张西望地找指导员武村先生,只要见到他,我就达成了愿望, VCD里的三位内弟子都看到啦。眼看时间到了,我心里正在嘀咕,武村先生难道要迟到不成,就见一直坐在斜对面不远处的先生摘下了眼镜,微笑着站了起来。武村先生!!我的眼睛都快掉了出来:他怎么这么瘦?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大?他他他……和VCD里根本是两个人嘛!   (补记:后来越智先生告诉我,拍VCD的时候武村先生确实很胖,还是突然变得很胖的,大家都猜——失恋了!呵呵。
  再后来越智夫人告诉我,那天武村先生特地教了一些较难的动作,想看看“北京来的学生”水平怎样。哎呀,我一直觉得入身摔很难,当时这个动作还专门找武村先生练习呢,这不是傻乎乎地撞到枪口上,自暴其短嘛!还好武村先生对我们的评价还不错)
  越智夫人还要在福冈停留一天,锻炼结束后她先来接我们去博多逛店。昨晚我和牟家玥卧谈到两点,本来严重睡眠不足,锻炼完已奄奄一息了,但一进到Kitty专卖店,立即又生龙活虎起来,真不知这只没有嘴的小猫魅力怎会如此之大! 可惜今天的时间安排相当紧张,牟家玥两点钟之前要到下关国际港,堀江则是五点多的飞机,从大分机场出发。所以匆匆吃过午饭我们就与越智夫人分手了。到了下关国际港后生怕赶不上堀江的飞机,也没送牟家玥上楼。结果整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大分机场,可怜的牟家玥!
  从别府回日出的路上,中出口老师问我等会儿先去哪里。“吃饭!”我脱口而出。不好意思,又饿了。
  

8月10号
  很幸运,今天可以和越智先生、土居一起参加菅沼老师在日田市道场的讲习会兼审查会。日田道场素来和别府道场关系良好,有大型活动都会互通消息,双方会员都可参加。这次的讲习会在日田市民体育馆内举行,场地很大,虽然参加者众多,也绰绰有余。还有为数不少的观众,估计是为审查的学员加油的。
  一点半,活动正式开始。首先是准备活动。虽说在别府和福冈都已见过许多练合气道的小朋友,但和这么多、这么小的孩子在一起还真是第一次。据越智先生说,日田道场许多会员本身是幼儿园老师,所以形成了这种“合气道幼儿园”的特色。一时道场里奶声奶气的“嘿嗬”震天,和成人部低沉有力的喊声倒也相映成趣。
  然后是审查会。我真的很幸运,完整地看到了从少年部的准十级一直到初段的审查。整个过程很长,约有一个半小时左右,菅沼老师和日田道场的桥本老师一直正坐在前面,纹丝不动,真是厉害。
  接下来是成人部的锻炼,也就是讲习会。菅沼老师还是先让我和另外一个男生出列作介绍。后来休息时和他交谈得知,他原来是日本人,小时候去了美国,现在在加拿大的道场练习合气道,和我一样也是趁学校放暑期过来的。所以他的日语也特别流利,好羡慕啊!
  讲习会上教的都是一些基本技巧,如单手抓转换、四方摔、入身摔等,最后留了一点时间给大家提问,问题也都是关于基本技巧的,可见越是基本的东西越难做好、越重要。
  讲习会结束时已过了四点,我们立即赶回别府,晚上七点在日出道场还有锻炼呢。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具有成为超人的潜质了。呵呵。
  

后记:
  11号有两次锻炼,早上在别府道场,晚上在汤布院道场(当然少不了去佐藤先生家洗温泉)。12号下午实在太困了,所以没去晚上在国东道场的锻炼。13号——15号是盂兰盆假期,各道场的练习暂停,所以我在日本的道场一共练习了十三次,比牟家玥和堀江多了四次。
  16号早上十点,出发去往下关。下午四点,站在船头看着这个给了我14天美好回忆的国度慢慢离我远去。
  
又:这次拍了许多照片,整理成了两本《我的日本之行》影集,有兴趣的会员可向我借阅。


首页